伊莎贝拉阿佳妮(IsabelleAdjani)—孤傲脆弱的影后(上)

在欧洲随便问一个路人;“法国最美的女人是谁?”除了圣母玛利亚以外,那么得到的答案大多会是同一个名字“伊莎贝拉阿佳妮(IsabelleAdjani)。”

“有如此美貌又何须如此演技,有如此演技又何须如此美貌”,是的,阿佳妮使得这句话成了个谬论。

她是法国人的骄傲,当她退出法兰西剧院时,当时的团长CatherineGuérard说:

阿佳妮的母亲是德国人奥古斯塔,父亲是阿尔及利亚人·谢里夫·阿佳尼,从小生活在社会底端,遭受着严重的种族歧视。阿佳妮便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

与其他走清纯路线的小女孩儿不同的是,阿佳妮14岁出演处女作《小煤炭商》里就是一个叛逆野性的少女。

而到了《阿黛尔雨果的故事》里,阿佳妮饰演了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女儿,为了爱情可以奋不顾身舍弃所有。

19岁的阿佳妮,裙裾飘飘,落泪如珠,惊艳了世人。为她赢来凯撒奖和奥斯卡奖提名。

尽管同样都是饰演少女,《美国往事》里的詹妮弗·康纳利(JenniferConnelly)给人的感觉就是纯洁,像初冬的雪花一样纯净。而到了阿佳妮这,就是种完全不同的感觉。阿佳妮缺少了一种亲和感,取而代之是遗世独立的没落和疏离感,并且还略带点东方含蓄。这种特色也成功的成为她塑造各式内心细腻丰富,性格极端的人物的砝码。

绝色佳人总是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忧伤,也不知道会不会与她这些早年的经历有关系。微微向下的嘴角,夹杂着丝丝的哀怨和距离感,特别是她在饰演玛戈皇后时,那种倔强和睥睨众生的冷漠感直击观众内心深处,吸引人靠近却又难以逾越距离。

阿佳妮先后获得过5次凯撒奖最佳女演员、2次奥斯卡提名、戛纳奖最佳女演员,是法国影坛公认的8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女演员,也是法国政府公布的荣誉勋位勋章获得者。

有人评价:阿佳妮饰演的玛戈王后最靠近尤瑟纳尔笔下的迦梨女神。年近四十饰演二十几岁的女子并不违和。

欲望与纯真,爱与恨的交织,玛戈皇后的命运和爱情都不由自主;但这并不妨碍她反抗命运。低自尊到委身于民间乞儿,又沾襟奋勇地对抗满手血腥的家族至亲。

很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在举行婚礼的时候,皇后依旧不肯屈尊高贵的头颅,即便后来有人迫使她低下,她也倔强的反抗者。可是在面对自己的至真爱人时,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而是一个普通渴望爱情的女人玛格丽特。

能得到玛戈皇后爱的垂青是幸运的,同时也是致命的,玛格丽特与拉莫尔的爱情是灼热的,互相炙烤着对方的灵魂。

《十日谈》里的罗勒(Basil)可不是什么好的“器皿”:“抱着爱人死去的头颅”这种“血腥的浪漫”在王尔德的《莎乐美》、司汤达的《红与黑》中上演了,在《玛戈皇后》这部戏里,悲剧再次重现。

在地下通道那段成疯成魔的表演,仿佛将观众带入了一个不断旋转扩张的恐怖密级黑洞,虽说整个场景设定中没有一句台词,但在阿佳妮神经质的呐喊与尖叫中观众能明显的感受到角色的痛苦。放几个动图大家体会一下:

这部电影为阿佳妮带来了1982年戛纳国际电影节和法国凯撒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3.影后的任性

这里要谈谈阿佳妮著名的“菲林事件”,在《迷恋》获奖2年后,阿佳妮带着她的新作品《杀人的夏天》再次来到戛纳电影节。媒体与记者们自然对这位来客兴致盎然,各大聚光灯菲林蜂拥而至,纷纷驻足邀请她拍照。

这个拍照流程,就是前几年我国某些女星穿着各种战袍“征战”戛纳红毯秀的那个需要拍照的场合。

然而阿佳妮冷冷的表示:“我是演员,我到这里是来宣传自己电影的,不是按照你们的要求摆拍各种姿势的”。说完便立场,各大媒体记者也是面面相觑,颇为震惊。

对于公众人物而言,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媒体。想想演员文章当年(非洗白,勿撕)。

所以到了晚上,阿佳妮与电影各位主创真正需要各位记者拍照时,媒体与记者们都不干了。他们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相机等设备,并背对阿佳妮,以示抗议。

多年后阿佳妮在采访中谈及此事表示还是不能忘怀这次事件给她带来的影响,据说她一回到酒店就立刻崩溃。

21岁的阿佳妮与《罗丹的情人》导演布鲁诺·努伊顿(BrunoNuytten)相恋并为其生下一个儿子,隐瞒多年,最后依然换来离去。

分手一年后,渐渐走出情伤的阿佳妮与“演技之王”之称的英国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相恋。两个戏疯子闪动着无以伦比的天赋和热情,在电影的光影声色中朝相辉映。热恋时,两人都减少了工作量,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起。然而随着激情的褪去,彼此的炙热只怕都伤了对方。这段感情从欧洲辗转美国。两人决裂原因不得而知,坊间有传是刘易斯无法忍受阿佳妮偏执的个性,也有人说是协议分手,众说纷纭,真假难辨。

阿佳妮不知是不是为了挽回感情也跑到美国去了。然而覆水难收,刘易斯不肯回头

刘易斯去了好莱坞发展,遇见另一个叫女演员瑞贝卡?米勒并迅速步入婚姻殿堂。据说结婚前给阿佳妮发了一条传真:“我不希望你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但拒绝承认阿佳妮为其生的儿子。不过感情是两人的事情,无分对错,不做评价。

阿佳妮其他几段感情都无疾而终,随着她移居海外,她的个人生活也终究成了个迷。

正如她自己所言:“明星不过是一个死去的天体,只是在人们的想象中发光”。她其实已经看透很多事物了。

(由于篇幅原因,关于阿佳妮与戛纳电影节爱恨情仇,与中国影视圈的故事以及疑似整容的话题留在下篇再做讨论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