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女神与杀马特《最终幻想7》咋就成了SE的“香饽饽”?

2020年发售的大作游戏有很多,其中关注度最高的莫过于由CDPR出品的《赛博朋克2077》,而鉴于其他诸如《最后生还者2》、《对马之魂》等作品的宣传力度不是很大,貌似仅次于《赛博朋克2077》关注度游戏当属日本Square Enix出品的《最终幻想7重制版》。虽说此前由卡普空出品的《生化危机2重制版》刷新了人们对于“重制”二字的认知,再见到《最终幻想7》时已并没有那般震撼,但对于该系列以及这部作品的粉丝来说,《最终幻想7》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当见到这款游戏以全新的姿态再度回到玩家的视野当中时,依然会感到激动与热泪盈眶。

《最终幻想7》不仅在玩家心目当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或许对于SE来说这也是他们绝对无法轻视的存在,众所周知《最终幻想》系列每一部正统作品都有着不同的剧情与背景,但在部分设定上会始终保留某些相同元素,而纵观整个《最终幻想》系列,貌似唯有《最终幻想7》的相关作品与衍生作品是最多的,SE方面用了极大的篇幅去讲述与补完《最终幻想7》的剧情,甚至下血本为其打造了一部质量出色的CG大电影《圣子降临》,使其成为系列当中广受赞誉最多的作品。究其根本,为何《最终幻想7》在SE的心目中这般重要,为何唯有《最终幻想7》获得了完全重制的资格,一切还是要从这部作品所获得的成就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由Enix出品的《勇者斗恶龙》第一次奠定了日式角色扮演游戏的风格与概念,成为了日本首屈一指的“国民级游戏”,而此时的Square还只不过是一介小小厂商,在此之前推出的一众作品均没有获得最好的成绩,系列制作人坂口博信将一切希望倾注在了一款效仿《勇者斗恶龙》的RPG游戏身上,并且直接将其命名为《最终幻想》,并表示做完这款游戏就改行,但没成想得益于RPG游戏在日本的盛行,加上本作本身不俗的质量,收到了玩家们的广泛赞誉,以此为契机拯救了公司并挽留住了坂口博信,而后成为了如今这般庞大的系列作品。

到了90年代后期时,Square已经不再为游戏的开发资金而感到烦恼,甚至也不再考虑游戏的开发预算需要多少,此时的坂口博信也更加倾向于更大的团队与更加先进的开发硬件,以打造出他理想当中更加出众的作品。这俗话说得好,人一得意就容易膨胀,此时的坂口博信多少有些近乎疯狂的追求者“高精尖”,但却不会在乎眼下的条件究竟能否满足他的设想,而他也不在乎过程,只需要一个结果,虽说从表面上来看这个人好似失了智,但实际上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与此同时正是3D技术在游戏领域开始盛行的时期,起初由于对技术的不熟悉一再让公司对于《最终幻想7》是否要做成3D游戏感到犹豫,而最终确定本作采用3D画面,自然也是坂口博信的提议。

《最终幻想》系列一直以来以引人入胜的剧情而闻名,而游戏能够拥有出色的剧本也是要归功于坂口博信的功劳,而《最终幻想7》的剧情同样由坂口博信操刀,并且这一次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技术支持,Square选择离开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任天堂,转而投靠硬件机能更加强大的索尼,将《最终幻想7》搬上全新的次世代平台。《最终幻想7》为系列首次脱离了日式异世界幻想风格的作品,将故事背景放到了高度文明与科技化的一个全新的“星球”(没有名字)上,淡化了“国”、“城”日式游戏当中常见的固有概念,加上游戏中的人设本身也并不太具备JRPG的风格,因而能够更加被其他国家的玩家所接受,加上索尼PS主机在全球范围的热卖,让具“国际化”特点于一身的《最终幻想7》顺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说道《最终幻想7》,某些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主角克劳德背后那标志性的大剑,也有可能是克劳德那宛若赛亚人一般的“杀马特”发型,亦或是女主角蒂法那女神般的样貌与身姿,而不可否认的是,也正是由于这些标志性元素的存在,才使得大多数的玩家愿意对这部作品提起些许兴趣。《最终幻想7》可以说是Square旗下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同时也是日本的第一款3DRPG游戏,游戏当中无论是剧情的刻画、人物的塑造以及音乐的搭配都可谓是大师之作,尤其是游戏当中的反派角色萨菲罗斯更是被玩家评为游戏史上最出色的反派角色之一,而游戏中后期的水葬艾丽丝的桥段也成为游戏历史上的经典名场景之一,即便是后续推出的《最终幻想8》与《最终幻想9》也未能获得如此殊荣。

《最终幻想7》无疑是整个系列发展史上的一个巅峰转折点,其地位几乎等同于《生化危机》系列的第四代或者《刺客信条》系列的第二代,而在整个系列功成名就之后,Square接下来的一系列“骚操作”却是差点让公司陷入破产危机,得益于游戏与3D技术的成熟,Square转而开始跳出游戏圈开始进军影视圈,意图将《最终幻想》系列搬上大屏幕,并且采用最顶尖的CG技术制作3D动画电影,然而却由于成本的高昂与电影口碑的导致公司经济陷入赤字,在与制作《勇者斗恶龙》系列的Enix公司合并之后经济才有所好转。

而在公司经济缓和之后Square能够想到最快的回血方式便是继续推出此前声誉最高的《最终幻想7》的系列作品,比如在好评度最高的前传作品《核心危机》和好评度最低的《地狱犬的挽歌》,在手机平台上推出了前传的前传《危机之前》,当然也包括大名鼎鼎的CG电影《圣子降临》以及相关动画OVA《最终密令》,甚至还围绕《最终幻想7》而撰写的两部剧情小说《通往微笑之路》以及《塔克斯侧记》,依稀记得当年《最终幻想15》推出时就曾宣传过“游戏、动画与电影的三重复合体验”,而殊不知在距今15年之前的《最终幻想7》就已经早早做到了四重体验。

而其实有关《最终幻想7》的重制版本早在PS2时期就早有传言,而对于玩家们的质问,SE方面则是既没有确定也没有否认,毕竟由8代开始游戏的风格已经开始向写实风转变,加上SE方面的3D技术已经逐渐成熟,这部系列的巅峰之作自然是由理由获得重制的待遇。要知道,当《最终幻想7重制》真正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当中时,时间已经是2015年,细节更加丰富画面更加出色的克劳德出现在大荧幕上时可谓是引发了台下的一片欢呼,其反响之热烈丝毫不亚于《最后生还者2》公布时的景象。然而这一等就是又一个五年,当人们再次见到克劳德时已经是2019年,并且据官方表示,这次的重制版还仅仅是整个剧情的其中一部分。

2020年,《最终幻想7》即将迎来自己诞生的第二十三周年,而这款游戏可谓是见证了游戏主机整整四代的更迭,鉴于有前作打下的优秀基础,或许这一次游戏的质量在各个方面已经有所保证,这款游戏是无数人年轻时的美好回忆,如今见到它以这般焕然一新的姿态再度回归着实是一个天大的惊喜,或许那些从2015年就开始等待的玩家们,现在甚至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但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回忆与感动,希望这一次的《最终幻想7重制》能够再度重现23年前的奇迹,不要再走《最终幻想15》的老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