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莱斯特:“西方制裁”的天敌

现年 39 岁的玛雅?莱斯特是一名英国律师。从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至今,她一直致力 于为遭受不公正经济制裁的人进行辩护。诸多伊朗、叙利亚、埃及和缅甸客户在她的帮助下成 功摆脱西方制裁,她也因此声名大噪,成为该领域首屈一指的律师。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为向普京政府施压,欧盟和美国开出黑名单,对多位俄罗斯高官及其 亲友实施经济制裁。此举将莱斯特再度推上风口浪尖,她的电话更是响个不停,她俨然成为这 些不幸登上欧美黑名单的人们眼中的救命稻草。

莱斯特并非国际问题专家,也很少对经济制裁的效果发表评论。她只是秉承一个简单的信 念:不论是涉嫌与腐败政府同流合污,还是参与武器走私,甚至是资助恐怖活动,任何罪名都 不能剥夺一个人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她所要服务的客户正是这样一群无法得到公正对待的人们。他们多被西方国家禁止入境, 无法出庭申辩。为了见客户,莱斯特不得不奔走于世界各地。莱斯特说,最令她不可思议的是, 许多人都是在她分析不利证据时才第一次知道到自己被列入黑名单的原因,“他们常常因此对 我满怀感激。”在伦敦接受采访时,莱斯特曾经这样表达自己的理念,“我不认为暗箱操作的 制裁体系能使任何人获益,我相信我的努力会使这一制度更合理、更完善。”

莱斯特出身法律世家,接手富有争议的麻烦案件一直是莱斯特家族的“传统”。她的父亲 劳德?安东尼?莱斯特曾是英国平权运动的先锋,领导推动了英国反歧视法案的颁布。她的母亲 卡娅?莱斯特则是一位移民法庭法官,负责判决移民者的庇护申请。

她的哥哥,在美国巴德学院担任戏剧教授的吉迪恩?莱斯特,对妹妹的所作所为毫不意外。 他说:“从我和妹妹懂事起,就没少听家人聊起人权法一类的话题。”在吉迪恩看来,妹妹虽 然外表温柔,但性格却勇敢坚韧,“只要遇到她认为不合理的事情,她就会像抓住猎物的小猎 犬,紧咬不放,直到事情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莱斯特的不懈努力,的确给欧盟的制裁行动造成了不少麻烦。其中,欧盟当局遭遇的最严 峻的一次挑战当属沙特阿拉伯商人亚辛?阿卜杜拉?卡迪的案件。

卡迪被指控涉嫌资助“基地”领导人奥萨马?本?拉丹。2001 年,在美国的极力推动下,他 受到联合国的制裁,同时被列入美国和欧盟的黑名单。卡迪的律师团队与莱斯特一道协助他在 欧洲法院(欧盟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并成功打赢了官司。欧洲法院裁决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 况下,欧盟不能执行联合国的制裁决议,必须将卡迪从制裁名单上移除。

在莱斯特的不懈努力下,2012 年她又成功将卡迪从联合国的制裁名单上删除。然而,美国 始终没有解除对卡迪的制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当局有权使用保密信息作为立案证

据,而无需向被制裁者及其代理律师出示这些证据。莱斯特说:“我们不知道美国当局是否掌 握了任何切实的证据,因为迄今为止我们从未见过这些所谓的‘证据’。”

卡迪的案件充分显示了美国和欧盟在制裁行动上的区别。对每一个列入黑名单的人,欧盟 都需要严格遵循法律程序,而美国方面则不需要顾忌这些。美国法律规定,只要政府“有理由 相信”此人涉嫌资助恐怖活动或者专制腐败政权,就可以将其列入黑名单。

在此次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中,欧美的分歧更加明显。尽管前不久华盛顿和布鲁塞尔都颁发 了新的制裁令,但是欧盟仅将军事领袖和政客纳入了黑名单,而奥巴马政府则把矛头指向了所 有与普京政权有联系的个人和机构。

欧洲拒绝采取更有力的制裁措施,固然反映了它与俄罗斯密切的经济联系,但另一方面也 是因为与美国相比,制裁行动在欧洲更容易遭受挑战甚至被推翻。美国前财政部高官胡安?萨拉 特认为,“由于此前针对伊朗银行的经济制裁行动屡遭挑战,欧盟已经不愿意再冒险采取任何 积极行动了。”

卡迪一案在欧洲具有开创性意义。自此,被制裁者有权获知对他们不利的证据并能出庭为 自己辩护。欧洲当局则必须为制裁行为作出合理解释并提供有力证据。

此案之后,莱斯特又成功帮助许多机构摆脱了欧盟的经济制裁(其中包括伊朗能源部、伊 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和几家伊朗银行)。不过,他们中的许多机构没过多久就因新证据的出现 重新被加回了黑名单。纵使如此,来找莱斯特的客户依然络绎不绝。

2008 年,现在担任英国反恐立法独立审查人的安德森和莱斯特携手办理缅甸人 PyePhyoTayZa 的案件。他因为其父亲与军政府关系密切而受到制裁。2012 年 3 月,欧盟法庭裁 决莱斯特和她的顾客胜诉,莱斯特找到的击破口是,仅仅依据某人的家庭关系实施制裁违背了 欧盟法律。莱斯特最近的一起官司的顾客是一支白俄罗斯球队。该球队因为其中一位股东和白 俄罗斯总统关系密切受到制裁,无法出国参加比赛。安德森表示,莱斯特直来直去的风格是她 在法庭上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即使在为十分困难的案件辩护时,她也能靠坦率赢得法庭的 尊重,”安德森说,“她是一名严肃而专业的律师,从不夸夸其谈。”

在英国,莱斯特的工作被认为是体面的。虽然她为涉嫌参与资助恐怖活动的人辩护,但并 未遭受社会的谴责。安德森解释说:“也许因为我们并没有经历‘9?11’事件。”

大约一年前,莱斯特开始撰写关于制裁法案的专栏博客,进一步奠定了自己在这一领域的 专家地位。英国顶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与莱斯同撰写博客的迈克尔?奥凯恩表示,莱斯特 在欧洲法院出庭的次数要远远高于任何一名事务律师。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个月随着西方加 强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莱斯特将会更加频繁地出入欧洲法院。

随着政策制定者在拟定制裁方案时越来越谨慎,官司也将变得越来越难打。不过,乌克兰 危机所牵扯的制裁对象五花八门,“有电视节目主持人,有寡头商人,还有人据说是普京的亲 信,因此胜诉也并不是不可能,”奥凯恩说。

虽然案件的庭审过程可能要持续一年之久,结果也未可知。然而,这种对欧盟制裁行动的 挑战本身,已足以动摇早就貌合神离、濒临瓦解的欧美同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